搜索
手機版 收藏
首頁>人文財經>思享匯

財政法治建設百年回眸

作者:申學鋒 來源:中國財經報 發布時間:2021-12-21

  財政是國家治理的基礎和重要支柱。財政法治建設在全面推進依法治國中具有重要地位,是關系到黨領導財政工作的根本性制度建設。在黨的百年法治建設中,黨始終重視財政法治建設,確保依法行政、依法理財,從而保證了黨在不同時期歷史使命的順利實施完成,為黨的長期執政夯實了制度基礎。

  革命烽火中的財政法治建設

  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各根據地和解放區人民民主政權所頒布的各種財政法規,是中國共產黨在艱苦戰爭環境中經過長期奮斗取得的成果,為新中國成立后社會主義財政法治建設積累了經驗。

  中國共產黨自誕生之日起就非常注重法治建設,在施政綱領和黨的組織法中規定了財政政策與職能。1922年8月,黨通過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在全國開展勞動立法運動,發布《勞動法大綱》,就“改良經濟生活”等提出具體立法要求,這成為革命根據地勞動立法的淵源。1923年,黨的三大通過的《中國共產黨中央執行委員會組織法》規定,中央局以中央執行委員會名義行使職權,由執行委員會選出委員長、秘書及會計三人,會計管理財政行政。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黨在創建蘇維埃政權時,圍繞土地這一突出的財政分配問題,制定出臺了土地法規。1928年12月,由毛澤東撰寫、湘贛邊界蘇維埃政府頒布的《井岡山土地法》,是紅色政權制定的第一個土地稅法。1929年4月,在總結贛南土地革命經驗的基礎上,毛澤東主持制定了《興國縣土地法》。與此同時,贛東北、湘鄂西、鄂豫皖、湘鄂贛、左右江等根據地也相繼頒布了土地法令。1931年11月7日,黨的第一次全國工農兵代表大會通過《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土地法》,為紅色政權的土地分配和土地稅確立了法律規范。這一時期,財政自身的相關法律制度也逐漸建立了起來。1931年12月,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頒布《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暫行財政條例》,這是臨時中央政府頒布的第一個財政法規,以實現財政統一、加強財政管理的準則。1932年8月,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人民委員會討論通過《財政部暫行組織綱要》,規定財政人民委員部設會計處、審計處、總務處、稅務局等部門。此外,還頒布了《省縣市財政部暫行組織綱要》《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暫行稅則》等法規。

  全民族抗戰時期,為鞏固抗日民族統一戰線,1937年8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洛川會議通過《抗日救國十大綱領》,提出廢除苛捐雜稅、減租減息等戰時的財經政策。此后,黨領導下的抗日民主政權還制定頒布了許多財經法規!蛾兏蕦庍厖^施政綱領》明確提出“不急之務不舉,不急之錢不用”的財政方針。陜甘寧邊區制定了《陜甘寧邊區懲治貪污條例(草案)》《陜甘寧邊區稅收條例》《征收救國公糧條例》等法規。預算制度法治化也有一定進步。1941年,邊區政府頒布了《陜甘寧邊區暫行預算章程》等四個草案。1943年,又頒布了《陜甘寧邊區暫行預算條例》和《陜甘寧邊區暫行決算條例》。

  解放戰爭時期,為適應大規模戰爭的財糧需要,動員廣大人民群眾支持黨的正義之戰,中共中央于1947年10月公布《中國土地法大綱》,規定徹底廢除封建性及半封建性剝削的土地制度,實行耕者有其田的土地制度,大大激發了農民的革命熱情,對解放戰爭的勝利起到決定性作用。隨著解放區的擴大和人民解放軍逐漸接管大中城市,黨還制定頒布了許多工商稅方面的法規,如《華北區工商業所得稅暫行條例(草案)》《華北區臨時營業稅暫行辦法》《華北區印花稅暫行條例(草案)》《東北解放區貨物產銷稅暫行條例》《東北解放區工商所得稅暫行條例》《東北解放區出入口稅暫行條例(草案)》等。

  計劃經濟時期的財政法治建設

  新中國成立后,中國共產黨作為領導全國的執政黨,更加注重財政法治建設。新中國成立初期,全國稅制不統一,且同經濟發展形勢不相適應,制約了財政收入規模的擴大,不利于平衡財政收支。中央人民政府要求在短期內將全國稅政統一起來,以利于保障革命戰爭的勝利,恢復和發展生產,繁榮經濟。1949年11月20日至12月9日,財政部在北京召開了新中國成立后的首屆全國稅務會議,討論了統一全國稅收、建設新稅制、加強城市稅收工作、制定第一個全國稅收計劃等問題,草擬了《全國稅政實施要則》和《全國各級稅務機關暫行組織規則(草案)》,研究了各工商稅收的稅法草案。從上海財經會議到首屆全國稅務會議,統一全國稅政的工作有了良好的開端。

  1950年1月,國家稅務總局成立,隸屬中央財政部。在稅務機構統一的同時,國家相應建立了相關稅收法規。1月30日,政務院發布《關于統一全國稅政的決定》的通令,決定以《全國稅政實施要則》作為統一全國稅政稅務的具體方案,并隨通令附發了《全國稅政實施要則》《全國各級稅務機關暫行組織規程》《工商稅暫行條例》《貨物稅暫行條例》四個文件!度珖愓䦟嵤┮獎t》規定了14種稅,除了工商稅和貨物稅兩個主要稅法外,財政部先后發布了印花稅、利息所得稅、特種消費行為稅、使用牌照稅、屠宰稅、房產稅、地產稅等7種條例草案。這是加強稅收征管、增加稅收收入的重要保證,近代以來中國稅政不統一的局面從此宣告結束。

  “一五”時期,我國財政法治建設發展較好,陸續頒布了一系列財政法規,實施中強調依靠群眾監督。1954年9月,黨中央批準在財政部系統內設立中國人民建設銀行,專門監督基本建設撥款的合理使用。1956年2月,國務院公布《基本建設撥款暫行條例草案》,加強財政監察工作。1958年“大躍進”后,財政法治建設有所削弱,財政監察機構甚至被撤銷。1958年至1976年,全國人大、人大常委會、國務院發布的財政法規僅有100個左右,其中包括1958年6月3日第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九十六次會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稅條例》。

  改革開放新時期的財政法治建設

  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時期,在黨的領導下,我國不斷完善和健全財政法律制度體系,逐步形成了以憲法為核心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與此同時,財政改革不斷推進,財政管理不斷規范,財政干部依法行政、依法理財的意識、能力和水平不斷提升,財政法治建設取得了顯著成績。

  改革開放初期,涉外稅立法成為稅收改革的突破口。1980年到1981年,先后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所得稅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國企業所得稅法》。1991年4月,七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通過并公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企業和外國企業所得稅法》,實現了外商投資企業和外國企業在所得稅制度上的統一。這一階段,我國在實踐中探索建立了通過授權立法形式確立稅制的辦法,既適應了當時稅制在探索中逐步改進和完善的需要,也為全面稅收法定奠定了基礎。

  1992年,全國財政工作會議提出“要加強財稅法制建設”,明確了財稅法治工作的要求,我國財政法治建設和依法理財工作進入一個新階段。1994年開始,隨著分稅制改革框架的明朗化,預算、稅收立法取得重大突破,全國人大審議通過了預算法,國務院頒布預算法實施條例,稅收征收管理法、個人所得稅法(修訂)、政府采購法、增值稅暫行條例等法規相繼發布。在財務會計法律法規方面,財政部發布了《企業財務通則》和《企業會計準則》,此后,會計法、注冊會計師法等一批財務會計法律法規出臺,對于加強市場經濟基礎、規范市場經濟秩序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2003年以后,我國民主法治建設日益健全,依法治國、依法行政的理念深入人心。與之相適應,財政法治建設與財政監督不斷加強,對推進和深化財政改革起到了有力支撐作用。2004年,國務院召開第二次依法行政工作會議,印發《全面推進依法行政實施綱要》。2005年4月,財政部制定《財政部門全面推進依法行政依法理財實施意見》,提出全面推進依法行政、依法理財。與此同時,我國大力開展“四五”普法和“五五”普法,財政部門以財政專業法和依法行政法律知識為重點,廣泛開展了形式多樣、內容豐富的財政法制宣傳教育活動,財政干部依法行政、依法理財能力明顯提高,全社會的財政法治觀念不斷增強。

  新時代的財政法治建設

  黨的十八大以來,財政法治建設邁入新時代的新軌道。2013年,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目標,明確要求“落實稅收法定原則”。2014年,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要加強包括稅收立法領域在內的重點領域立法。2015年,中共中央審議通過了《貫徹落實稅收法定原則的實施意見》,提出“落實稅收法定原則”的改革任務,明確提出了2020年完成稅收法定的目標。2016年6月,為貫徹落實《法治政府建設實施綱要(2015—2020年)》,財政部印發《法治財政建設實施方案》。同年11月,為全面提升依法行政依法理財的能力與水平,財政部聘請來自中國社科院、清華大學、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政法大學以及中華全國律師協會等多家單位和高校的14位法學專家擔任法律顧問,標志著財政部法律顧問制度正式啟航。2020年1月,為統籌謀劃財政法治各項工作,財政部出臺《關于深入推進財政法治建設的指導意見》。

  2020年以來,財政部深入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堅持科學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堅持在立法中推進改革、在改革中完善立法,財政重點領域立法工作取得了新進展,為建立現代財稅體制提供有力法治保障。隨著財政法治建設的加快推進,以憲法為核心,以法律和行政法規為骨干,以地方性法規、行政規章以及其他法律淵源為補充,相互協調一致、完整統一的財政法律制度體系逐步構建起來,為現代財稅體制建設和國家治理現代化奠定了堅實的制度基礎。

 。ㄗ髡邌挝唬褐袊斦茖W研究院)

0
相關推薦 >

中國財經報微信

×

國家PPP微信

×
亚洲第一网站,一区二区三区日韩欧美,亚洲男人的天堂在线看网站,免费的黄色网站在线观,欧美一级特黄大片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