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手機版 收藏
首頁>人文財經>悅讀

庫車山的輝煌影子

作者:孤島 來源:中國財經報 發布時間:2021-09-13

  當你經過長途跋涉,終于站在南疆庫車的山的面前時,你卻愕然了——光禿禿的荒涼、巍峨、尖峭、神奇,使你不得不驚嘆于那無數的蒼涼和無數的寂寥。你不知道如何開口,不知道該說些什么,甚至從何說起。因為這樣的大山不蓄養青草、樹木,更沒有鮮花與云雀簇擁在它們身旁,不斷噴吐著芬芳,或者歌唱著甜蜜。

  庫車的山似乎不需要修飾。它是赤裸裸的,古老而滄桑。它崢嶸、神奇,讓人可敬、可畏而不可親。

  面對庫車的山,你只能仰望和驚嘆它的雄奇、它的傲慢、它的冷峻、它的壯麗與詭譎,以及它的無言與愴然……

  庫車的山,是陽性的山。

  我坐著司機兼“導游”小劉的車,沿南天山峽谷的路逆河而上,看到堆壘著巨石與泥石的石頭山、猶如龍馬群奔的溝壑群、拔地而起的西洋城市建筑群、巍峨壯麗的古典皇宮、嵯峨參差的紅色石林、曲徑通幽的一個個峽谷……這些景色像電影鏡頭一樣,從我們面前一幕幕閃過,令人目不暇接。這些荒山禿嶺有著絕頂的荒涼,卻又是那樣千姿百態,多彩多色。

  沒有綠意,沒有矯飾,只有光禿禿的山、光禿禿的巖石壘筑起一種高高的尊嚴,雕刻出一種傲骨的威力,在寂寥與愴然中,默默地起伏。

  這里有大美。這種大美,表面上看,充滿了痛苦,溢滿了悲憤。你來到這里,不知不覺地喉嚨中被一種東西充塞,讓你喊不出來。

  我不知道是哪一批海水剝去了它的衣裳,也不知道是哪一場地殼運動讓它們這般嵯峨橫空地出世,從造型、肌理、光色、氣勢上看,庫車的山是那樣的超絕,那樣的非同凡響。

  這里的人也常常與山一樣。文生便是一位。這位曾當過基層政委的老兄,在這里練就了一副錚錚鐵骨和一腔豪氣。他自吟道:“自幼崇拜大將軍,十七披掛守邊疆,二十一年無一仗,枉讀兵書數百章,如若早生五十年,十大元帥我為長!

  他是一位武“詩人”,在庫車生活了三十年,有了山的性格和傲骨。這位昔日的“陜西硬漢”,在閱盡庫車山的險峻奇崛后,感到十分驕傲,詩贊曰:“略看庫車山幾峰,便知五岳少崢嶸,不是天高皇帝遠,哪來泰山受禪封?”

  東岳泰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西岳華山、南岳衡山,古稱“五岳”。這五岳乃是我國五大名山。千年以前,它們就以神奇、俊秀而聞名天下,在這五座名山上,催生了多少武俠劍派和武林豪杰,哺育了多少道仙高僧,將大道大德、大志大行以及武林種種紛爭深藏其中。然而,文生這位有著英雄豪氣的“將才”,卻獨獨推崇庫車山的奇崛蒼涼,而看輕五岳的神秀與靈慧。

  他這樣比,也許有失偏頗。庫車的山的確有著一種充滿了悲劇色彩的英雄主義精神,以那種絕世的荒涼,那種傲立天下、不可一世的狄奧尼索斯神的狂態,抖擻著它嶙峋的脊骨、曠野的氣勢和至剛的荒涼,讓我驚嘆不已。

  在北疆乃至北天山,也有克拉瑪依魔鬼城、奎屯河谷等荒山群,造型也千姿百態,但大多低矮,而且也常呈現圓柱狀或波濤形,有一種溫柔的旋律在流動,其色澤也有雨浸過的暗青色,而不像庫車的山,火焰般燃燒著熱烈的激情與深沉的焦慮。

  庫車的山是南天山的一部分,不僅高峻奇險,而且看不見溫柔的造型,辨不出陰柔的起伏旋律。這里的山不僅高聳入云,而且粗礪無比,尖形的,方形的,鋸齒形的,斧形的,常有一副“邢天舞干戚”之狀。

  然而,從中國傳統地理風水來看,庫車的山不是好山,更談不上神山、靈山,而是另一種窮山惡水。它帶給陌生的審美者一種可以驚嘆的大美,但帶給當地生存者的卻是荒蕪、焦慮與浮躁,身剛性烈而魂無依歸。這里缺乏母性的寬仁與再生力,缺乏智者的靈秀與祥光,難以匯聚天地之氣——無論是生氣、靈氣、還是慧氣。

  若再往深層次看,以但丁《神曲》之地獄、煉獄(又稱凈界)、天堂三境界來辨識,庫車的山處于煉獄境界,神火正在冶煉庫車群山的質地和精魂。人需要修煉,山川也需要修煉。

  天、地與人,三者一旦合一,就會迸發巨大的能量和磁場。

  文生不理解“泰山受禪封”的緣由,乃是因為將才的英雄傲氣太濃。如果他能夠向更高的境界——入世的偉人或遁世的道仙圣佛之方向邁進,他的心胸可能更為寬大。

  一座山,猶如一個人,首先顯現的是外表,接著是形骨,再次是精氣神,最后是智慧與靈魂,越往后,潛藏越深,越難以進入。

  無智無勇者,只能看到外表,看不到形骨;有勇無智者,可以看到形骨,卻不問精氣神;大勇少智者,能夠透過形骨感受到精氣神的狀態,但也僅僅如此而已。只有大智大勇者,方能穿越一道道“墻垣”,進入山川的密室——魂的藏地。

  山的靈氣不僅僅在于山自身的結構,還有天光、云影、水和氣的變化,甚至還有萬物的靈氣。想想劉禹錫“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的詩文,我們可以悟到更多山水以外的東西。

  坐看庫車的山,我似乎來到了凈界。

  這荒山群是一個苦修佳地。這個多奇山多怪河的地方,因為歷史上有了一群群苦修者鑿洞坐禪,讓世人之心多了善與智,才出現了龜茲國一度的香火旺盛,一度輝煌的幻化般的盛景。

  望著克孜爾千佛洞、庫木吐喇千佛洞、森木賽姆石窟、克孜爾尕哈石窟、怊怙厘佛寺,以及近年發現的、深藏“天山神秘大峽谷”中的阿艾石窟,我腦海里翻騰出一代代苦修的僧人,他們遠離塵世的喧囂,于冥冥暗洞里禁欲坐禪,在煉獄之山中尋求頓悟與解脫,尋找極樂福天之門。

  他們的靈修穿透形與神,溝通了天與地、光與影,使無生命的龜茲山(即今庫車山)充滿了生命的靈氣,讓紅土褐巖孕育勃勃生機。佛教最興盛的年代,也是龜茲諸侯國最興盛的時期,數百年的靈修給大山與洞窟注入了靈魂,也帶來了宇宙以外的玄想與哲思,最終給后人留下了絲綢之路的壁畫藝術與文化。

  自從龜茲的大山中沒有了那些苦修者之后,僧去窟空,魂飛石老,龜茲的洞窟或者永遠閉上了,或者空張著一只只枯澀的眼睛,悵然若失地望著一個世紀接著一個世紀的更迭……

  數百年后的今天,庫車的山依然莊嚴肅穆、雄奇曠達,但看上去像古代的城堡,像一群土石建筑,獨留著過去的輝煌影子與藝術壁畫形式的瑰麗。

 。ü聧u,本名李澤生,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游記名家聯盟副主席、中國西部散文學會副主席,一級作家。)

0
相關推薦 >

中國財經報微信

×

國家PPP微信

×
亚洲第一网站,一区二区三区日韩欧美,亚洲男人的天堂在线看网站,免费的黄色网站在线观,欧美一级特黄大片试看